茕茕星光(6)

来自:27报     作者:WWW.27baoshe.com     2017-01-12 01:10

  在一片暧昧的哄笑声中,陈述凑到沈诗盈的耳边,低声说道:“你不是说要弥补你的过失吗?怎么,这么点小事,你就做不到了?”

  沈诗盈像被捏住了软肋,她现在骑虎难下,只得点了点头。

  “好!”陈述这才满意地笑了,“带她去试装!”

  沈诗盈就这样被推着走了,忙乱中,她匆忙回头看了陈述一眼,却发现他的脸上再也没有笑意,反而是一片肃杀的寒凉。

  试装过程中,沈诗盈看了看剧本。陈述为她挑的这个角色戏份的确不多,只是大部分都是需要吊威亚的打斗戏。她松了口气,动作戏对演技的要求还不算太高,无论如何,这总比让她去念台词要好。

  化妆师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提示着妆化好了。她睁开眼睛,一时间竟有些认不出镜中的自己。

  剪裁得当的旗袍勾勒出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再配上年代感十足的妆容,她简直就像是民国年间从画报上走出来的女郎。她出挑的容貌和气质让她收获了来自身边工作人员的赞叹,然而,当她顶着这所有的赞扬到了陈述面前,一切都成了一种别扭的难堪。

  陈述的眼底满是对她的鄙夷,她窘迫地扯了扯快开到大腿根的旗袍叉,可这个举动并不能让她觉得舒服些。

  陈述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忽然开口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

  沈诗盈犹如被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浑身冰冷透凉了起来。

  “你说我说得对不对?”他顿了一下,一个字一个字地念着她的名字,“孔茕。”

  她猛地打了个大大的寒战,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小丑,虽然还穿着戏服,却好像被扒光了一样的羞耻。

  陈述什么都知道了。

  突如其来的窒息感忽然拉回了她的思绪,原来愤怒至极的陈述已经掐住了她的脖子,将她逼到了墙脚。

  “在你看来,我一定很愚蠢是吧?我居然会把你错认成沈诗盈。”陈述加重了手里的力道,“你有什么资格顶着她这张脸,嗯?你有什么资格?”

  他快要恨死眼前这个将他骗得团团转的女人了!他特意去问了那个法国老师,也派人去法国查过,才知道真正的沈诗盈早在一年前就死了。

  他这才了解到,当年沈诗盈远走他乡的原因,并不是背弃了对他的爱,而是她知道自己身患癌症,将不久于人世,才去法国治病的。可笑的是他,他以为自己是世上最悲惨的人,却不知沈诗盈的最后那段时光有多么绝望。

  陈述后悔得恨不得杀了自己,可让他难以接受的是孔茕,她竟然敢趁着这个机会整容成沈诗盈的样子,处心积虑地接近他!

  她以为这样就可以取代沈诗盈在他心中的地位吗?她以为帮他重拾人气,他就会感激她吗?不会!不会!他恨不得杀了她,他这么相信她,她却骗了他。

  眼见孔茕快要因为窒息而昏厥,那张和沈诗盈一模一样的脸痛苦而无助地呈现在他的面前,让他的心被巨大的悲痛所吞噬。他渐渐松开了手,重新呼吸到空气的孔茕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我不会让你好过的,孔茕。”陈述冷冷地说道,像对着一个纠缠了几生几世的仇人一样。

  6

  一如陈述所说,在他的安排之下,孔茕真的无法好过。

  无论如何,她还顶着沈诗盈的脸,只能硬着头皮去完成一个又一个高难度的动作。

  最后一场戏,是要她吊着威亚从四楼一跃而下,完成枪杀的动作。在正式开拍之前,孔茕接到了来自陈述的电话。

  她看着那个猴子头像,忽然想起几年前,她和陈述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那时她带着新人去上节目,新人不知道她对芒果过敏,把卷了芒果的糯米糍硬塞进她的嘴里。她的过敏症当即犯了,她以为自己会因此而死掉,迷迷糊糊中,却觉得自己被拥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不要怕,没事的。”那个低沉而醇厚的男声一直陪着她,直到她被送进医院。被送进急诊室的时候,她很害怕,她紧紧地抓住那个男人的衣摆不肯松手。

  男人为了宽慰她,将自己的手机号码输进了她的手机中。为了节省时间,他没有输自己的名字,而是用了一只猴子的表情代替。

  “没关系,我叫陈述。有什么事,你再找我,好不好?”

  她在生与死的边缘,依稀记住了那个男人的眉眼和他的名字,从此,再也没有忘记过。

  导演试了试麦,在一片虚位以待的寂静中,喊了开始。

  孔茕看着坐在楼下的陈述,朝他的方向助跑了几步,闭上眼睛,一跃而下。呼啸的风声中,她好像听见有人在惊呼,她仔细分辨了好久好久,也没有从中听见陈述的声音。

  孔茕一直没有机会告诉陈述的是,作为沈诗盈的经纪人,孔茕陪她度过了生命中最后的时光。那个一定是被上帝亲吻过才拥有那般美貌的女人,到了生命的最后时刻,已经面容枯槁,一点神采也没有了。

  “还好,”沈诗盈气若游丝地说道,“陈述没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不然,他一定要得意死了,说,沈诗盈,你看看,这就是你离开我的代价。”

  她只能沉默地为她掖好被角,当作给她的最后的尊重。

上一篇:我不愿让你老 下一篇:女皇精分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