茕茕星光(3)

来自:27报     作者:WWW.27baoshe.com     2017-01-12 01:10

  沈诗盈小心地观察着他的脸色,问道:“怎么了?是水太烫吗?我再去换一杯。”

  “你以为我像你一样娇生惯养吗?”陈述粗声粗气地推开她的手,仰头将杯中的水一饮而尽。

  沈诗盈这才抿嘴笑笑,说:“可我记得那个时候在片场,不论春夏秋冬,有人可是时时刻刻都要求喝温水才能开工呢!”

  “你还不是一样,没有芒果做甜点,就拼命NG。”陈述说到这里,生生顿住,恨不得咬自己的舌头一口,“见鬼,我干吗要和你追忆过去?”

  “好,我们不谈过去,我们谈谈未来。”沈诗盈问:“你的眼睛好了,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打算?”陈述觉得好笑,指摘道,“你认为在更新换代的速度这么快的娱乐圈,我还能有什么打算?”

  “我研究过,你的死忠粉丝还在,有他们的支持,要复出不是难事。而且,你现在的身价比一线小生要低,未尝接不到新戏。至于噱头,你觉得,‘昔日男神伤愈复出,实力依旧;沈诗盈退居幕后,为其做专职经纪人’这个话题,热度够不够?”

  陈述张了张嘴,一时半会儿竟找不出话说。他忽然觉得有点不认识眼前这个神采飞扬的沈诗盈了。以前的沈诗盈是自信,但她的自信完全来自于她的美貌,而并非像此刻这样,有不凡的气度和把控力。

  将陈述的惊讶收入眼底,她忽然意识到自己说得太多了,飞快地解释道:“我在法国这两年,主修的就是艺人管理。”

  “你倒是有闲情雅致。”陈述凉凉地讥讽道。

  “那……你要不要试着再相信我一次?”

  “凭什么?”

  “凭我是沈诗盈啊,凭我欠了你这么多,你可以心安理得地接受所有我对你的回报。”

  陈述没想到以沈诗盈的性格竟会对他说出这样的话,他沉默了片刻,说道:“可你一点儿也不像沈诗盈。”

  沈诗盈微微一愣,道:“哦?那你觉得我像谁?”

  陈述觉得今天和沈诗盈说的话多得都快要超过他给自己预设的底线了,便不耐烦了起来:“我怎么会记得?大概也就是你之前那个经纪人,不过是个路人甲,我怎么可能叫得出她的名字?”

  沈诗盈半天才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说的也是。”

  3

  陈述出院的时候,原本僻静的疗养院门口竟堵满了记者。

  “这是怎么回事?”陈述忽然明白沈诗盈为什么一大早就专门为他安排了发型师和化妆师。

  “既然要复出,那一定不能输了阵势。”沈诗盈凑近他的耳边,嘘了一声。她呼出的热气喷洒在陈述的耳郭,让他紧张的情绪跟着放松了些。可这距离实在太过亲昵了,陈述刚想退开些,沈诗盈趁机握住了他的胳膊,低声道:“陈述,私底下你怎么对我都可以,但是怎么面对媒体,还需要我教你吗?”

  陈述皱了皱眉,明白沈诗盈话里的意思。这些时候,外界有关他要复出以及和沈诗盈复合的八卦传得沸沸扬扬,他的确不能在这个场合打自己的脸。

  沈诗盈经过两年的进修,心思倒是缜密了不少。陈述哼了一声,他十七岁出道,到如今已经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了十个年头,就算蛰伏了这么长时间,那些应付大众的手段是早已经融入了他的骨血里的。陈述不由得挺直了腰杆,顺便拉下沈诗盈的手,迎着她颇为讶异的目光,挑衅地笑了笑,然后将她的手牵进自己的掌心里。

  他牵着她走在前面,挺拔的背影一如从前,好像昔日的陈述一朝苏醒。

  记者们围了上来,各种各样的问题蜂拥而至:

  “陈述,你的眼睛确认康复,没有问题了吗?”

  “陈述,两年前的意外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人说是沈诗盈离你而去,你因为酗酒工作,才在片场出意外,导致眼睛受伤的。”

  “沈诗盈,你失踪了两年,之前就有传言说你身体不好,你当时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息影的吗?”

  “你们现在手牵手出现,是表示已经复合了吗?那你们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你们会一起合作出演影视剧吗?”

  陈述接过最后一个提问记者递过来的话筒,对着镜头露出了职业的笑容:

  “谢谢大家对我和诗盈的关心。很多流言我认为没有回应的必要,因为时间会证明一切,我也无须再浪费大家的时间去解释一些无关紧要的事。现在,我能向大家确认的是,我和诗盈,我们都很好,并且,我们回来了。”

  最后这五个字,陈述说得掷地有声,又霸气万分。沈诗盈忍不住扭头看着他,他坚毅而英俊的侧脸在午后的阳光下棱角分明,一如那永不老去的张扬少年的模样。

  “我们回来了”这五个字,陈述说得太好了,简直是在帮这些媒体解决了绞尽脑汁想新闻题目的难题。

  好不容易结束了群访,陈述和沈诗盈上了她一早就安排好的车,陈述这才注意到他和她的手一直交握着,立即像触了电似的将手甩开。

  沈诗盈的笑容微微凝固了一下,又立刻恢复了自然。她打开随身携带的保温杯,调好了陈述喜欢的温水,递到他手边:“来,以水代酒,庆祝我们陈大明星成功走出了复出的第一步。”

上一篇:我不愿让你老 下一篇:女皇精分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