茕茕星光(2)

来自:27报     作者:WWW.27baoshe.com     2017-01-12 01:10

  “陈述,你信不信都好。这一次,除非是你不要我,否则我绝对不会再离开你了。”

  陈述微微地怔了怔,随即冷笑一声,将手从沈诗盈的手中抽了回来。他复又背对着沈诗盈躺下,只留给她一个决绝的背影。

  沈诗盈痴痴地看着他,陈述那双好看的眼睛仍被纱布缠绕着,这让她无法看清,此刻在他的眼中是否闪烁着被她打动了的光芒。

  这还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得以肆无忌惮地端详着他,即使是这样一个瘦削的背影。沈诗盈伸出手,缓缓地贴上了他的背,低声道:

  “不论付出什么代价,哪怕要我的命,我都会治好你的眼睛的。”

  陈述还是一动不动地躺着,对她的话置若罔闻。

  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敲门过后,一脸喜色的护士推门进来。

  “陈先生,有一个好消息,我们医院收到了一位来自法国的志愿者的眼角膜捐赠,可以马上为您安排手术了!”

  陈述这才有了反应,身体剧烈地颤抖了一下,不可置信地翻身坐了起来。

  沈诗盈却笑了起来:“陈述,你看,老天爷这就听见了我的许诺,你的眼睛有救了。”她说着,凑上前去,在陈述的额头上落下了轻如羽毛般的一吻。

  她看着那个英气的男人渐渐红了脸,将所有的苦涩都吞入心底。

  2

  空气里弥漫着浓郁的消毒水的味道,沈诗盈期待地看着医生动作娴熟地解开覆在陈述双眼上纱布。

  陈述的手术,进行得非常顺利。

  这半个月以来,她衣不解带地照顾着陈述的起居。陈述依然不怎么理她,即使说话,也都是恶语相向。可她还是一如她所承诺的那样,再没有离开陈述一步。陈述到底是被她的执拗磨得有些无可奈何,到了后来,只好默许她的存在。

  现在,随着纱布一层层被解开,沈诗盈终于得以看见印象里陈述的样子,饱满的额头,长而翘的睫毛,高挺的鼻梁和薄如蝉翼的唇。陈述生得多好看啊,他立体的五官天生就适合出现在屏幕上供人瞻仰。她到现在都还记得,陈述刚刚出道的时候,有多少影迷被他迷得死去活来。

  陈述隐约感觉到了一丝光亮,睫毛颤了颤,尝试着缓缓睁开眼睛。

  沈诗盈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激动地问道:“能看见了吗?”

  那双静若寒潭的眸子失神了片刻,终于落在了沈诗盈异常惊喜的脸上。

  他的眼睛忽然就被刺痛了。从很早以前,陈述就知道,沈诗盈长得很美。他们恋爱的那个时候,不少媒体把他们捧成是颜值突破天际的金童玉女。岁月真是残忍,两年的时间让他躺在床上,像个颓废的大叔,却并未在她的容颜上做什么停留。她本就如花一般明艳的美貌,在他的反衬下显得更加粲然。

  凭什么,这两年的每一个日日夜夜,于他而言都是折磨,她却活得这么好?

  手边正放着一杯看起来没什么温度的水,陈述举起来准确无误地泼到了沈诗盈的脸上。这个举动让在场所有人都吓呆了。

  陈述恶毒地笑了起来:“你说我看不看得见,沈诗盈?”

  沈诗盈紧紧地闭着眼睛,脸色苍白。水珠沿着她的鼻梁滑到嘴角,满满都是苦涩的味道。她静默了半晌才睁开眼睛,露出一个笑容:“对,我是沈诗盈。你能看见了,真好。”

  陈述皱了皱眉,他以为照沈诗盈之前的公主脾气,她肯定会发火,然后甩手走人。可是现在的沈诗盈,只是默默地擦干了脸上的水,连带着他给她的那些屈辱一起,都忽略不计。

  沈诗盈柔声说道:“你先休息一会儿,不要过度用眼,我再去给你倒杯水。”

  “你少装模作样,也休想通过这种方式让我原谅你。”陈述忽然有些懊恼自己的眼睛好了,不可否认,沈诗盈低眉顺目的样子影响了他的判断。

  “我知道。”沈诗盈笑眯眯的,竟像在哄一个闹脾气的孩子似的,“可是我说过,除非你不要我,否则我不会离开你的,对不对?”

  陈述竟被她这不卑不亢的态度堵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沈诗盈远比两年前看起来要成熟得体得多,她似乎比以前更加了解他了,仿佛在她的面前,他的报复就像一个小孩的恶作剧,这让他的自尊心微微受挫。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曾经的沈诗盈是多么不可一世,哪怕他们在热恋中,她也从没有对他让步过。这一次,为了照顾卧病在床,行动不便的他,沈诗盈再也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公主了,她收起了所有的张扬和跋扈,从云端跌落,脸上满是跌入凡间的世俗与疲惫,连那双原本神采飞扬的眼睛也满是灰败,一点神采也没有。

  他从没否认过这两年来自己对她的恨,可是他也明白,他有多恨她,就有多思念她。

  为他斟满一杯温水的沈诗盈重新回到他的床前,他注意到她十分没有形象地光脚穿着人字拖,左脚上还缠着厚厚的绷带,这是以前的沈诗盈绝对不会做的事情。他一下子就想起沈诗盈刚回来看她的那一天,他好像因为发脾气把装满热水的水壶打烂了。

  那时的沈诗盈没有说话,后来也没有再提这件事,可他用脚趾头想想,也能猜到她的脚是怎么受伤的。

  陈述握着沈诗盈递过来的水,一时难以下咽。

上一篇:我不愿让你老 下一篇:女皇精分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