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嫡妃

来自:27报     作者:WWW.27baoshe.com     2017-01-11 13:05

  第一章 情不为因果

  凤冠霞帔,大红花轿,十里红装。

  太子大婚,举国同庆。

  帝都第一权相寇靖山嫡女寇曼珠喜帕遮头,含羞带怯地坐在喜榻上,等着太子殿下前来揭帕。

  洞房外鞭炮声震耳,一直响个不停,礼乐声一阵接一阵。寇曼珠听得莫名其妙,她都坐在这里了,外面的鞭炮声是怎么回事?

  正疑惑着,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丫鬟翡翠跌跌撞撞跑进来,拉着她叫道:“小姐,弄错了,弄错了!”

  “什么弄错了?”寇曼珠疑惑地问道。

  翡翠着急地说道:“小姐,太子不是娶你做太子妃。他刚才让你从侧门进,没和你拜堂,根本不是因为他身体不适!他现在娶的才是太子妃,他们正在外面拜堂呢!不但如此,他还同时纳了八个妃子,意为八星贺喜,祝贺他和太子妃天长地久呢!”

  “什么?”寇曼珠震惊之下,连喜帕滑落在地上也没感觉,茫然地看着丫鬟。不是他亲自求皇上赐婚,所以才有今日的婚礼吗?

  “太子妃是谁?”她摸了摸自己左边有血色胎记的脸,天佑哥哥还是嫌弃她吗?

  “太子妃叫谢碧萱,据说是名青楼女子,皇后和太后都不同意,所以太子才先斩后奏,用你做掩护,娶她做太子妃!现在外面正闹呢!”翡翠着急地说。

  “谢碧萱……碧萱……”

  寇曼珠茫然地看着地上的喜帕,一段久远的记忆掠过脑海,她似乎听到一个童音在说:“曼珠,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寇曼珠陷入了回忆中,没注意从外面走进来两个人,他们彼此相拥着。

  女子大红的凤冠霞帔精致华丽,上面镶着的全是大颗大颗的珍珠,大小一致,闪闪发亮,相比之下,她身上的红袍就显得寒酸了。

  “太子殿下……”翡翠抬头,一见到两人就吓得跪下来行礼。

  寇曼珠猛地抬头,看到一个女子冷冷地看着她,而她旁边的男子,斜眉入鬓,英气逼人,一身华丽的大红喜服耀眼,唯独眸子冰冷似寒潭,只一眼就将她打进万劫不复之地!

  “这是我的太子妃!”太子声音冰冷,“寇曼珠,你还不跪下见过太子妃?”

  寇曼珠退后一步,看着女子小小的脸藏在他大红的喜袍中,眼里带着毫不遮掩的恨意和狡黠!

  “天佑哥哥,为什么要我跪她?你要娶的不是我吗?我才是你的太子妃!”

  “你这丑八怪,人丑心更丑!你知道你害得萱萱有多苦吗?不过没关系,你欠萱萱的,我会帮她一点一点讨回来!”

  “你不是等着我喝合欢酒吗?来啊!寇曼珠,碧萱的昨日就是你的今日,你也尝尝人可尽夫的滋味吧!”

  他一把揪住她的头发,一下一下地往地上撞,那双曾经给过她温暖的手变成了催命的利器。

  英气逼人的男人将酒灌进她的喉中,她还穿戴着凤冠霞帔就被拖上了轿子。她紧紧地揪住胸口的衣襟,睁着眼,不甘地瞪着轿顶……

  她迷迷糊糊再次醒来,仿佛置身于火场,烈火灼烧得她浑身都疼,特别是头,疼得快要炸开了一般。

  她迷茫地睁眼,看到了高台烛光,摇曳着影子落在床幔上,古色古香的房间让她分不清自己是在做梦还是活着。她浑身都在发热,水……她要喝水,最好再有一盆冷水,好让自己清醒一点!

  她爬起来,摇摇晃晃地走过去。门外有人,她还没摸到门,门就从外面被拉开了,她一个收势不住就扑到了来人身上,来人猝不及防,被她压在了门槛上……

  强悍的肌肉让寇曼珠意识稍微清醒了些,可这认知让她的身体更焦躁起来。她昏昏沉沉地爬起来,就听到一个沉闷的笑声:“这女人好热情……玄哥,你就别拒绝了……今晚就留在这吧!”

  脚步声和笑声远去,寇曼珠双手被钳住时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正对着一个男人上下其手,而她的身体像八爪鱼似的挂在男人身上,不耐地磨蹭着!

  头痛得厉害,而且体内还有一股莫名的欲火灼烧着她,男人身上的阳刚之气让她更焦渴。

  “你在做什么?”男人低沉的声音有些冷冽,怒意让他的手重了些。寇曼珠只觉得自己的手要断了似的,本能地抬起另一只手,击向男人的太阳穴。

  男人低吼了一声,铁扇般的大掌包住了她的手肘。寇曼珠只觉得手肘火辣辣地痛,随即天旋地转,整个人飞了起来,竟被男人抛了出去。

  意外的是她并没摔在地上,而是跌落在柔软的床上。

  风吹灭了桌上的烛火,只有走廊上的灯笼投射出火红的光,拉长了男人欺近的身影。

  高大的男子如巨塔般压了下来,浑身的酒气也扑面而来。寇曼珠本能地屈腿,想一脚踢出去,脚踝在半空却被铁掌抓住。男人将她的脚踝往旁边一撇,她就呈大字形张开,男人低笑一声:“真的好热情,原来你喜欢这样玩……早说啊!”

  “巨塔”压了下来,凉凉的身体让寇曼珠又清醒了些,身体里燥热的感觉却不减反增,被火灼烧的疼痛感让她下意识地抱紧这凉凉的身体,脸和手都不由自主地往男人身上蹭!

上一篇:我只喜欢你 下一篇:谁偷了你的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