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喜欢你

来自:27报     作者:WWW.27baoshe.com     2017-01-11 07:10

  一

  桃子没想到还会遇到祁祖茗,更没想到,祁祖茗能在蚂蚁一样的人群里一眼看到她。

  起因是老总将她发配去采访一个经济论坛讲座,之前她一直做的是刑事版,经常拍摄的内容是死人。所以现在突然开始拍摄活人,她有些不适应。

  等她紧赶慢赶到会场的时候,绝佳的拍照位置已经被占据。

  然而她怎么会被这点困难吓倒呢?于是她积极发挥了人类的智慧,在几十秒以后,眼尖的她爬上了一棵会场门前的树。该树十分高大,她满意地找寻了一个自己喜欢的位置,开始“咔咔咔”地拍照。

  谁知道,就在这时,变故陡生。

  那个正愉快地接受众媒体拍照的男人,突然扶了扶眼镜,笑眯眯地看向树上,一眼就看到了藏在层层树叶中的桃子,指了她一下,说道:“所谓经济隐蔽性衰退,就好比那个藏在树叶里的人。虽然我一直看到闪光灯在闪,我却不能确定,那里藏的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一只猴子。”

  于是,桃子就在树叶的缝隙中,听到了哄堂大笑的声音。大家显然对这个幽默的比喻很感兴趣,纷纷转头来对桃子进行拍摄。

  桃子苦不堪言,在惊慌失措中掉下树,期间不忘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护住照相机。

  之后整个会议期间,桃子无论走到哪里,似乎都能听到自己背后传来窃窃私语的声音。那一天,桃子觉得自己的脸皮厚度,得到了空前的磨练。

  桃子一点都不想再和祁祖茗有瓜葛,可他没准备放过她。

  会议一散,桃子正准备打车回家,就见一辆车缓缓停在眼前,车窗放下来,祁祖茗的脸露了出来。

  “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祁祖茗淡笑着,好似两人并非久别重逢。

  桃子稍微恍惚一下,差点因为祁祖茗的熟稔掠过无数光阴。好在不过刹那,桃子找回神志,阴阳怪气地说:“不容易,你能看出一只猴子的脸色。”

  祁祖茗闻言,并没有半点不好意思,慢条斯理地说:“别说你藏在树里,就是你戴上十八张面具,我也认得出你。”

  这回桃子听出来了,敢情他以为她在躲他。

  “我躲你做什么?毕竟我没做亏心事,是吧,姐夫?”

  听到她这一句话,祁祖茗脸阴了下来:“桃子,你是故意要和我撇清关系?”

  桃子笑吟吟的样子:“哪有,我不撇我们的关系也很清。”

  祁祖茗想了一会儿,高兴起来:“对,我现在都不是你姐夫了。上车,一起去吃饭。”

  桃子不知祁祖茗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严词拒绝道:“我们孤男寡女单独去吃饭,影响不好。”

  祁祖茗诧异了一下,似乎真的有些受伤:“桃子,你现在连饭都不乐意和我吃了。当初我们那么好,为什么现在,我们三个变成了这样?”

  他一副追忆似水年华的样子,桃子也跟着有点难过。

  “花蕾走了很久,你也不理我……”祁祖茗依旧在装可怜,演技很完美。

  桃子心软,又被打动了,默默上了祁祖茗的车。

  二

  祁祖茗说吃饭,却直接将桃子拉回了他家。房子是新的,装修很精致,桃子一进去就浑身不舒服。屋里的所有陈设,几乎复制了他们过去租的房子。

  分明是故意的,可祁祖茗却一副不懂桃子在纠结什么的模样,笑眯眯地向她招手:“快过来,想吃什么,我做给你。”

  过去他们在一起的时候,祁祖茗就热爱做饭,乐意喂养她。要不是这中间已经隔了一年,发生了无数惊心动魄的事,她还真有点分不清现实与梦境。

  当初她和祁祖茗分手不过一个月,他迅速娶了她姐姐。她当然不至于安慰自己说,他是分不清作为双胞胎的她和姐姐。她一气之下,背井离乡,来到了新的城市。

  本以为眼不见心不烦,从此和祁祖茗桥归桥,路归路。却又没想到,又隔了三个月,花蕾离开了他。

  这个世界简直已经魔幻到了一定程度,桃子已经跟不上他们的节奏。

  桃子觉得祁祖茗这种状态,怎么看也不像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忍不住开口问:“喂,祁祖茗,我姐走了,你有没有觉得生活特别艰难?”

  祁祖茗一双眼睛藏在眼镜下面,显得异常认真:“没有,听说她过得不错。”说完,他诡异地停顿了一下,“不会比当初和你分手更艰难。”

  桃子差点没被噎死,指着玻璃外面顾左右而言他:“你看到那个树了吗?那是本市的市花,三月就开花,很漂亮的……你出差什么时候回去?如果有空,回去之前我带你玩玩……”

  “我不回去了,我在这里工作。”祁祖茗的声音听起来无比愉悦。

  桃子“唰”地转过头,终于没忍住:“你怎么阴魂不散?你是不是打定了主意,花蕾祸害你,你就不放过我?”

  祁祖茗笑了笑,回答道:“是这么想的。”

  就这样,一直到祁祖茗送桃子回家,她都还沉浸在祁祖茗要调来B市的悲惨消息中不能自拔。

  离得远还好,她时时刻刻提醒自己,这人早已成了自己的姐夫。

  可现在,两人离得近,如果祁祖茗不自觉远离她,甚至不由余力勾引她。她还真害怕自己做出什么丧心病狂、尊严扫地的事。

上一篇:一世长安 下一篇:名门嫡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