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长安

来自:27报     作者:WWW.27baoshe.com     2017-01-11 07:05

  第一章

  残阳如血,狂风裹挟着粗粝的黄沙吹过,大漠无边的荒凉里带着些许肃杀。

  叶文渊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他会在这样的情形下见到胡芊。

  记忆里那个带着自己到处闯祸的人,变戏法一样成了戎戈的公主,纵马驰骋,为戎戈打下了半壁天下。

  戎戈是中原的心腹大患,部落里公主为将,带领着军队一路南下,扰得黄河以北不得安宁。朝廷以一年为限,要叶文渊北上击退敌人,平定中原。

  叶文渊列了戎戈一纸罪名,派使者一路快马加鞭送了去,结果那位公主见信后大怒,约两军各退一里,要亲自见叶文渊说话。

  而这公主,竟然会是她。

  叶文渊坐在马上,看眼前的人笑得肆意,她的头上戴着狼皮制成的软帽,手里的长鞭甩在地上惊起一片尘土:“看信里的字我就猜是你,我现在就能掳了你去,给我当个驸马,你信是不信?”

  叶文渊自然信,他想问她当初为什么要走?为什么又会在这里?还有,这些年过得好不好?可是他看了她很久,那些险些脱口而出的话被理智慢慢压了回了去,再开口时声音冷硬:“明日此时,此地来战。”

  驾马走了很远后,叶文渊才敢回头,他握着缰绳的手微微地颤抖,身后飞扬的尘土里,他看见胡芊站在荒凉中遥遥望着他,漠漠风沙里她的表情模糊不清。

  第二章

  叶文渊做了一宿乱七八糟的梦,许多被深藏的回忆在梦里翻腾。

  叶家权倾朝野,叶文渊却生就了一副温和性子,和一个小叫花子走得极近。

  那还是小时候的事了,奶妈带着他上街,人群一挤,他就跟奶妈走散了。他东张西望地想回家,却突然被人拽住了脖子上的金锁。那是个浑身脏兮兮的小叫花子一手的蛮力,他吓得“哇”的一声哭了。

  那小叫花见半天扯不下锁,凶巴巴道:“哭什么哭!看你就像个有钱的,把身上的钱交出来,我就不打你。”

  这小叫花子竟然是个女孩儿。

  叶文渊哽咽地说:“我请你吃包子,你不要抢我的锁,奶奶说这个是给我保命的。”

  两个小孩买了一屉包子坐在路边分着吃了,不少乞儿围了过来,又被那小叫花子给骂走了。

  小叫花子豪气冲天地说:“这片街是我的地盘,以后谁要敢欺负你,你就报我的名号。”

  叶文渊听得傻了眼:“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胡芊。”小叫花子吃得满嘴流油,“胡不归的胡,可堪芳草更芊芊的芊。”

  “胡不归是什么?”

  “蠢货。”胡芊满脸蔑视,“《诗经》都没读过?式微式微胡不归?就是问天越来越黑了你个二傻子为啥还不回来。”

  叶文渊被唬住了:“你上过学堂啊?”

  “去偷听呗,我哪有钱上学堂。”

  叶文渊每每想起当初和胡芊初识的情形总是会笑,她小的时候就是那个样子,满身的匪气,长大了性情竟然丝毫未变。叶文渊送她上好的胭脂水粉,为她裁寸纱寸金的绿烟罗,她都不喜欢,伸出手指勾住叶文渊的下颌:“哥哥不喜欢那些玩意儿,你拿回去送你的小丫鬟吧。”

  叶文渊很配合地说:“那哥哥你喜欢什么?”

  “哥哥喜欢你呀。”胡芊看着叶文渊慢慢通红了一张脸,哈哈大笑。

  胡芊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呢?叶文渊有些记不清了,但他清楚地记得她离开前同他吵的那一架。

  叶丞相替他订了婚,女方是户部尚书的女儿。

  叶文渊告诉胡芊的时候,她什么也没有说,就连表情都未变。

  叶文渊说:“就算我娶了她,我也还是要娶你。”

  胡芊一巴掌狠狠地扇在了他脸上:“老子不当妾,滚吧。”

  那是自小锦衣玉食,被重重护卫着长大的叶文渊第一次挨打,那一巴掌毫不留情,仿佛要扇尽他们之间所有的情分。

  不论叶文渊怎么低声下气地哀求认错,胡芊都不再跟他说话。

  叶文渊记得她说过她是背负着灭门之仇的,叶文渊几乎讨好般地说愿意帮她报仇,可她表情嘲讽,却不答话。叶文渊问她仇人是谁,她不说,只说是一个很大很大的官。叶文渊问:“有我爹官大吗?”

  胡芊“嗯”了一声。

  叶文渊犹遭雷击,叶文渊的爹是当朝宰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比爹的官大,叶文渊不敢再想。

  第三章

  天晋的二十万精兵对戎戈的十万铁骑,满打满算,叶文渊还是输了。

  他小看了这个手不离刀的民族。

  初战大败,士气大减,叶文渊自知罪重,更加不敢大意了。

  胡芊派人送来了信,信上的字粗犷有力,没有半点女子字的秀丽,叶文渊却认得出来。胡芊威胁说,如果是他再不投降,就真要把他掳去当个驸马爷了。

  天晋朝其实远没有人们想象中的光鲜,北方戎戈之乱难解,东边有几部族虎视眈眈,就连西南吐蕃也是动乱不断。

  这一仗的失败,更让天晋朝失了威风。

  叶文渊准备调兵的时候,戎戈又派来了信使,说公主胡芊请他一叙。

上一篇:奇葩朵朵开 下一篇:我只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