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不兽

来自:27报     作者:WWW.27baoshe.com     2017-01-11 01:05

  楔子

  “邽山有兽,形如牛,音如狗,全身长满刺猬一样的长毛,名曰穷奇,吃人。”茶寮里的说书匠绘声绘色地描述着,正是那《山海经》中的一卷。

  “老先生,你说那穷奇吃人?”说话的是个红衣墨发的丫头,身旁端坐一名白衣公子,那公子轻抿茶杯,远山眉黛下的星眸俊目微微看了说书匠一眼。

  说书匠一乐,拍了一记惊堂木,笑道:“那是自然,我老先生可不说假话。据说,金陵府便曾经出过一头穷奇,吃了人,可惜,后来被打死了。”

  “咦?”小丫头一脸不信地看了眼说书匠,又扭头问身旁的白衣公子,“公子,我可不信,那穷奇可是天下间的凶兽,比饕餮、魍魉不遑多让,怎会就被凡人给害死了?”

  那公子抿唇轻笑,拿起手边折扇轻轻敲了小丫头的脑门一记:“你懂什么?这世间最伤人的利器可未必是刀剑。”

  “那是什么?”小丫头狐疑地问,显然不怎么相信。

  “是情!”

  1

  街口老椿树抽芽的时候,玄街九号新开了一家医馆,掌柜的是个叫裴容倾的俊美青年,医术了得,专治些疑难杂症。上个月童府大姑娘离奇昏倒,全城的大夫都说不行了,这不吃不喝了半个月,铁人也得饿死了吧!

  偏生童家人找到了裴容倾,医治两次,人就活过来了。

  “请问,裴先生在吗?”

  裴容倾懒洋洋地从柜台前抬起头,来的是个年岁不大的小妇人,十六七的模样,梳着妇人髻,瞧着有点好笑。

  他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在下便是。”

  姑娘叫雪融,城南殷家的童养媳。

  殷家大少爷殷怀玉少年成名,十三岁就中了秀才,十六岁突然弃文从武去祁阳王坐下参军,此后一直毫无消息。

  半年前,殷家收到边关来信,说殷怀玉带一支部队突袭西厥人的时候失踪了。

  就在殷家人以为殷怀玉死了的时候,他又回来了。

  雪融断断续续地说完,裴容倾正好喝完一杯茶,他轻轻把茶杯放下:“然后呢?”

  雪融的脸色有些灰白,纤细的小手绞在一起,好一会儿,才下定决心讷讷道:“自从回来之后,他总是半夜起来,然后突然消失不见,直到第二日黎明才回来。”

  “这个,你该找人跟着他,找我也没用啊!我又不会追踪抓人。”裴容倾懒散地说道。

  雪融脸色一白,连忙拉住他的袖口:“我问过荣春堂的大夫,说是梦魇的癔症,可我……可我瞧着不是。”

  “哦?”裴容倾不甚感兴趣地看着她,白皙的面容在阳光下仿佛晕了一层薄光,层层叠叠,看不真切他脸上的表情。

  雪融咬着唇,拿出一只鼓鼓囊囊的荷包放在柜台上:“裴先生,人们……人们都说您是神医,连童家小姐那样的病都能治好,求求您救救我相公吧!”她惴惴不安地看着他。

  这时,一名脸色灰白的小丫鬟从门口进来,拉了拉她的袖口:“夫人,大人醒了,正找您呢?”

  雪融欲言又止地看了眼裴容倾,深深鞠了一躬:“裴先生,我相公是个好人,再好不过的人,您一定要救救他。”说着,她掏出一张早就写好的信笺放在柜台上,随着那丫鬟去了。

  裴容倾目送她离开,视线在落到那丫鬟背心处的一个暗红色的小点时,神色黯然,勾出一抹诡异的冷笑。

  2

  雪融推开门,殷怀玉正坐在窗前发呆,手里端着柄断剑,断口处留有褐色的干涸血迹。

  殷怀玉扭头看着她,略显消瘦的脸上带着一种仿佛隔着万水千山的浅笑。她心头微微一窒,隐隐发疼。

  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檀香味,她偷偷看向角落里燃着的八鼎香鼎,心里说不出地难受和怪异。

  怀玉从边关回来后,人便越发奇怪了,以前最喜热闹的人,此时多半时候都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并近乎病态地喜爱檀香,最多的时候要在屋子里点九个香鼎。丫鬟私下里纷纷议论,说是换香鼎的时候,屋子里总传出阵阵怪味。

  她训斥了丫鬟,心里却也越发惴惴不安,只觉得本是离自己这么近的人,一下子又仿佛隔了天涯,他有太多的东西瞒着她。

  比如他是如何回来的,又比如他那梦魇的毛病是怎么回事?

  她万般好奇,却不敢深究,隐隐约约中只觉得那是一层恶魔的外衣,不能揭开,揭开了,或许便是万劫不复。

  她静静地看着他,心里渐渐被一阵暖意笼罩,也许,只要他还活着,还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那便是好的。

  似乎是被他灼热的视线惊扰,殷怀玉猛地抬头,波澜不惊的脸上闪过一丝笑意,又在视线对上她略显青白的脸时,不悦地凝眉,走过来一把拉住她的手:“外面冷,怎么也不多穿点?”说着,他捧起她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哈气,直到她的指尖渐渐回暖。

  虽是入了春,可金陵的早春总是冷的,屋里的地龙总要燃到五月初才能灭掉。

  雪融走过去,在炭火盆子面前站定,里面正用铁签子穿着只红薯在烤,香味已经弥漫开了,可也只是一瞬,又被角落里香鼎中飘出的熏香掩盖。

上一篇:每天都要围观总裁谈恋爱 下一篇:奇葩朵朵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