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翅赌王

来自:27报     作者:WWW.27baoshe.com     2017-01-10 13:05

  1

  宣小牙杀人后惊了警报,宅子里顿时响起尖锐的“嗡嗡”声,衣香鬓影的大厅乱成一团,她趁机离开。草坪上泊满了名贵车辆,她一眼扫到车牌尾号888的黑色保时捷尚未熄火,车内仿若有人影晃动。

  小牙当即从副驾钻入,一记手刀劈向车里人。不料对方身手不错,还有工夫将指间烟蒂抛开,一手格开她的手,一手横肘,死死将她按在车座里。一点星火闪烁的烟蒂垂直掉落,眼见就要落入她眼中,那人伸手接住。

  有滚热的烟灰散落,小牙眼角被烫得灼灼生疼,眯着眼看眼前剑眉入鬓、凤眼生威的清癯男子。

  这是宣小牙和君盛的第一次见面--

  警察宣小牙和赌王君盛的第一次见面。

  宣小牙没有露出一点破绽。何况她还杀了人,世人皆以为警察不会杀人,即使再合格的卧底也不会。

  当然,君盛也没有对宣小牙一见钟情,虽然小牙的出场方式够特别。上头费尽心机安排这出戏,不过是想她能入君盛的眼。

  无奈君盛眼高于顶。

  不过他确实是欣赏她的,手段老练毒辣,做事干脆利落,心思又细腻缜密。

  这就够了,小牙一点不想同君盛有什么感情纠葛,比起美人计,她更愿意做君盛的心腹臂膀,以能力和忠心获得君盛的信任。

  但情势慢慢就偏离了轨道,说来也是小牙太过敬业。

  君盛出海遇袭她拼死相救,车库爆炸她不顾一切冲入火里,遭人围堵她孤注一掷掩护君盛离开,她甚至替他挡过一颗子弹……

  她对这个男人的付出,其实在她看来,总不离开“忠心”二字。

  但在君盛眼中,已经是女子全部生命的燃烧。那抛头颅、洒热血的孤勇和真诚所向披靡,他像锅里的青蛙,贪恋渐渐暖起的水温,等发现水温滚烫,已经无力跳出。

  在他父亲的宴会上,他喝了酒,小牙开车送他回去。密闭的狭小空间,微冷的空气,脸颊酡红了的他凑过来轻声说:“小牙,你是喜欢我的吧?”

  这并不是容易回答的问题,说不喜欢怕陡生嫌隙,说喜欢又有违心意。小牙陷入思想斗争中的模样,在君盛眼里已是默认的回答。他便欢喜地说:“真巧,我也喜欢你。”

  小牙对君盛,为数不多的几次心动中,这一刻算一个。男子眼底浅浅的笑意,嘴角意气风发的弧度,以及眉梢眼角都浸润的温暖,勾勒出的如玉容颜,如闪电般击中了她。

  然而宣小牙这样经验丰富的卧底警察,心动不过是刹那风云。即便君盛倾身而来,柔软的唇猝不及防降落,在灼灼气息间,小牙尚能理智地调整感情,并虚与委蛇。

  没有人怀疑她对君盛的感情,三番五次舍命相救已经是爱到极致的表现。

  即使君盛的父亲,那位东南亚最大的军火走私商;即使君盛的母亲,那位盗卖人体器官组织的最大头目;即使君盛的弟弟,那位年纪轻轻就被冠以“毒王”称号、手底下流出毒品逾千吨的大毒枭……这一家子个个是成精的狐狸,对小牙却出乎意料地一致喜爱,所谓爱屋及乌不过如此。

  2

  “我一路腥风血雨走过来,除去家里至亲,对接近我的每一人统统有强烈戒心。尤其是女子,接近我要么为着钱财势力,要么为着打探消息。我厌恶这些人,懒得同她们打交道,落在父亲母亲眼里,再加一个天性风流的弟弟,他们还以为我对女人没有兴趣,都暗暗着急呢。”君盛笑起来,把玩着小牙及腰长发,懒洋洋地说,“我不过是在等一个真心待我的女子罢了。”

  他像是随口说来,但小牙知道,他越是云淡风轻,越是看重。堂堂赌王所求不过一真心,说出去多么可笑,这在常人眼里好似是极简单的事情。

  小牙起身坐起来,斜睨他:“这便是你喜欢我的原因?不是因为我貌美如花?不是因为我身手了得?不是因为我聪慧机敏?”

  君盛伏在被子里哈哈大笑,小牙冷哼一声便要下床,他扑过来环住她的腰:“不许走。”

  “十点钟场子里有赛马,我要去看。”

  “有什么好看?”君盛不撒手,“胜负早定。”

  小牙低垂的睫毛微微扇动,凝视腰间修长手指,正是这双翻云覆雨的手,早早决定了赌徒的命运,倾家荡产不过顷刻之间。

  “偏有你这样的人,每场比赛都变得没有意思。”小牙嗔怪,“拜托不要剧透,一点惊喜都没有了。”

  “要惊喜还不简单?”君盛努嘴,“打开衣橱。”

  “衣橱里能有什么惊喜?别说你送我一橱衣服,我可不稀罕。”

  小牙漫不经心地拉开橱门,铺天盖地的糖果“哗啦啦”涌出来,瞬间就把小牙的脚淹没了。五彩斑斓的糖纸,在朝阳的金色光芒下,仿若波光粼粼的湖面,绚丽夺目。

  她不由捡起一颗,剥开来丢进口中,只是普通的棉花糖,一会儿就化开了。

  小牙神色微变,摊开手掌,将一枚钻戒吐了出来。

  她不见得多高兴,也没有不高兴,歪着头笑:“我的运气这么好,这里糖果起码成千上万,我一挑就中奖了。”

  君盛也微微笑道:“你再吃一颗。”

上一篇:男神请矜持 下一篇:弹弹弹,弹走大将军